兴奋剂治理专项工作专题报道

兴奋剂知识集锦

                (来源: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http://www.sda.gov.cn)


   

什么是兴奋剂
http://www.sda.gov.cn/WS01/CL0492/30607.html
兴奋剂在英语中称“Dope”,原义为“供赛马使用的一种鸦片麻醉混合剂”。由于运动员为提高成绩而最早服用的药物大多属于兴奋剂药物——刺激剂类,所以尽管后来他们使用的其他类型药物并不都具有兴奋性(如利尿剂),国际上对体育运动中的违禁药物仍习惯沿用兴奋剂的称谓。如今通常所说的兴奋剂不再是单指那些起兴奋作用的药物,而是指对体育运动中违禁药物的统称。
兴奋剂的起源
http://www.sda.gov.cn/WS01/CL0492/30606.html
体育运动中的兴奋剂是指国际体育组织规定的禁用物质和禁用方法的统称。过去由国际奥委会医学委员会,现在由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每年公布一份禁用物质和禁用方法的清单,简称禁用清单。
自20世纪60年代以后,国际上将禁用物质与禁用方法统称Doping。该词源于荷兰语dope,原意指非洲人用于宗教仪式具有兴奋作用的酒,因为最初运动员为提高比赛成绩主要服用一些有刺激作用的药物,所以当时我国把Doping一词翻译为兴奋剂。
尽管后来被禁用的其他类型药物并不都具有兴奋性(如利尿剂),甚至有的还具有抑制性,但我国对禁用药物仍习惯沿用兴奋剂的称谓。
兴奋剂管制的意义
http://www.sda.gov.cn/WS01/CL0492/30604.html
运动员在体育比赛中使用兴奋剂既违反体育道德也违反医学道德。兴奋剂事件在国际上已被公认为是一种“丑闻”,严重损害国家的形象和声誉。对于奥林匹克运动来讲,兴奋剂无疑是个“毒瘤”,它极大地败坏了刻苦训练的风气,助长投机取巧、弄虚作假的歪风邪气,侵蚀体育队伍,破坏体育工作秩序。我国将主办2008年奥运会,有效遏制兴奋剂的非法使用是我国政府履行对国际奥委会所作的庄严承诺。
蛋白同化制剂和肽类激素等兴奋剂的滥用问题伴随着现代竞技体育运动的发展而出现并日趋严重。在欧美国家,青少年人群滥用兴奋剂也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我国已出现兴奋剂滥用的苗头。
因此,加强兴奋剂的管理,对保护运动员和公众的身心健康是十分必要的。
我国规定管制的兴奋剂品种
http://www.sda.gov.cn/WS01/CL0492/30603.html
我国规定管制的兴奋剂目录由国务院体育主管部门会同药品监管部门、卫生主管部门、商务主管部门和海关总署制定、调整并公布。
2008年《兴奋剂目录》所列禁用物质包括七类共216种:①蛋白同化制剂(74种);②肽类激素(7种);③麻醉药品(11种);④刺激剂(59种);⑤药品类易制毒化学品(2种);⑥医疗用毒性药品(1种);⑦其他(62种)。目录所列物质包括其可能存在的盐及光学异构体、原料药及复方制剂,其中蛋白同化制剂品种包括可能存在的盐、酯、醚及光学异构体。
世界反兴奋剂斗争史简介
http://www.sda.gov.cn/WS01/CL0492/30602.html
1960年罗马奥运会,丹麦运动员克努德·詹森由于服用苯丙胺和酒精的混合剂意外身亡,兴奋剂问题开始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全球范围内的反兴奋剂斗争也随之拉开大幕。
1961年,国际奥委会医学委员会宣告成立。1964年东京奥运会开始实施小规模药检,1968年的冬奥会和夏奥会全面药检在所有比赛项目中正式启动。但由于技术局限,各个体育联合会的执法多是敷衍了事,成立一个独立的反兴奋剂机构势在必行。
1999年首届世界反运动禁药大会在瑞士洛桑举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应运而生,国际奥委会委员理查德·庞德成为该机构的主席。
2003年3月,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召开的第二届反兴奋剂大会上通过了历史上第一份《世界反兴奋剂条例》(下称《条例》)。《条例》制定了一份禁用药物和手段名单、一套制裁标准,并将任何与制裁相关的争议交由体育仲裁法庭处理。
2004年《条例》正式生效后遭到国际足联的抵制,虽然最终签署了《条例》,但国际足联处理违禁者时依然我行我素,一律从轻处罚,并拒绝对违禁者处以全球统一的两年禁赛。2005年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向国际足联下达最后通牒:若不执行条例,将无缘2008年奥运会。
2006年世界杯开幕式的前一天,国际足联大会投票决定全面遵守《条例》,至此,世界上唯一一个不接受《条例》的体育组织终于回归。
我国兴奋剂管理法规
http://www.sda.gov.cn/WS01/CL0492/30605.html
《反兴奋剂条例》于2004年3月颁布实施,设立的主要制度有:

一、生产
药品生产企业取得药品批准文号方可生产兴奋剂目录所列蛋白同化制剂、肽类激素。
药品、食品中含有兴奋剂目录所列禁用物质的,应当在包装标识或产品说明书上用中文注明“运动员慎用“字样。
二、经营
经批准的药品批发企业,方可经营蛋白同化制剂、肽类激素。药品零售企业不得经营除胰岛素以外的蛋白同化制剂、肽类激素。
三、进出口
对蛋白同化制剂、肽类激素实行进出口准许证管理。
四、其他
兴奋剂目录所列禁用物质属于麻醉药品、精神药品、医疗用毒性药品和易制毒化学品的,其生产、销售、进出口、运输和使用,依照药品管理法和有关行政法规的规定实行特殊管理。
蛋白同化制剂、肽类激素和前款规定以外的兴奋剂目录所列其他禁用物质,实行处方药管理。
蛋白同化制剂、肽类激素知识简介
http://www.sda.gov.cn/WS01/CL0492/30598.html
“蛋白同化制剂”又称同化激素,俗称合成类固醇,是合成代谢类药物,具有促进蛋白质合成和减少氨基酸分解的特征,可促进肌肉增生,提高动作力度和增强男性的性特征。此类药物在医疗实践活动中常用于慢性消耗性疾病及大手术、肿瘤化疗、严重感染等对机体严重损伤后的康复治疗。但如果出于非医疗目的而使用(滥用)此类药物则会导致生理、心理的不良后果。在生理方面,滥用蛋白同化制剂会引起人体内分泌系统紊乱、肝脏功能损伤、心血管系统疾患甚至引起恶性肿瘤和免疫功能障碍等。在心理方面,滥用这类药物会引起抑郁情绪、冲动、攻击性行为等。此外,滥用这类药物会形成强烈的心理依赖。
肽类激素的作用是通过刺激肾上腺皮质生长、红细胞生成等实现促进人体的生长发育,大量摄入会降低自身内分泌水平,损害身体健康,还可能引起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等疾病。同样,滥用肽类激素也会形成较强的心理依赖。
最新的兴奋剂:EPO
http://www.sda.gov.cn/WS01/CL0492/30597.html
EPO是促红细胞生成素(Erythropoietin)的英文简称。人体中的促红细胞生成素是由肾脏和肝脏分泌的一种激素样物质,能够促进红细胞生成。服用红细胞生成素可以使患肾病贫血的病人增加血流比溶度(即增加血液中红细胞百分比)。人体缺氧时,此种激素生成增加,并导致红细胞增生。EPO兴奋剂正是根据促红细胞生成素的原理人工合成,它能促进肌肉中氧气生成,从而使肌肉更强劲、工作时间更长。
而它对一个耐力项目运动员提高成绩更具有明显的效果。纽约血液中心主任约翰·亚当森博士指出“你的红细胞越多,你快速奔跑的距离就越长”。红血球携氧能力的增加,提高了运动员的竞技水平。通过输血来“兴奋”血液,对体育界来说是一个众所周知的问题。多年来,在自行车等耐力性体育比赛中,许多运动员常常为提高运动成绩而违规注射人工合成的EPO。
对渴望提高成绩的耐力项目运动员来说,红细胞生成素在两个方面具有明显的吸引力。它不像输血需要特殊的医学帮助,又没有传染的危险。亚当森博士说:“适当的使用红细胞生成素会产生显著的效果,但不适当的使用则是非常危险的。假使给一个血流比溶度在37-49%的正常范围内的健康人使用,那么他的血液中红细胞百分比会变得很高,达到50-55%,使得血液粘滞度急剧升高,增加了血栓、中风和心脏病突发的机会。”EPO兴奋剂与人体自然生成的促红细胞生成素几乎没有区别,而且注射后会较快地从人体中消失,这些都给检测增添了难度,因此,运动员们开始泛滥地使用EPO,以求提高比赛成绩。
而实际上,使用EPO对运动员有相当的危害。沃伊在美国奥委会致力于发展药物检测手段,在他所著的《药物、体育和政治》一书中他补充说:“我知道,事实是许多运动员正在通过这种激素来增加红细胞的供给”。兰迪·艾克纳博士说,“不少荷兰赛车运动员莫明其妙的死亡可能与红细胞生成素有关。他说:“在过去三年中大概已有15人死亡”。艾克纳详尽阐述了运动员使用红细胞生成素的危险。他说:“一个由于滥用红细胞生成素使他的血球容量达60%的马拉松运动员,当他在炎热的天气中出发时,灾难就已降临。在赛跑的后半程、由于脱水使血流比容度升至65%甚至70%,急剧地增加了发生血栓的可能性。”
拉纳与雅克·索里兹教授长期合作研究后发现,合成的EPO与人体中自然生成的促红细胞生成素在电荷上存在着细微差别,因而可以将二者区分。在此基础上,两位科学家发明了准确检测EPO兴奋剂的新方法。新方法只需采集被检者的几滴尿液,便可检测出当事人在3天内是否接受过EPO兴奋剂注射。他们进行的测试显示,新方法具有极高的检测成功率。
蛋白同化制剂、肽类激素知识简介
http://www.sda.gov.cn/WS01/CL0492/30598.html
“蛋白同化制剂”又称同化激素,俗称合成类固醇,是合成代谢类药物,具有促进蛋白质合成和减少氨基酸分解的特征,可促进肌肉增生,提高动作力度和增强男性的性特征。此类药物在医疗实践活动中常用于慢性消耗性疾病及大手术、肿瘤化疗、严重感染等对机体严重损伤后的康复治疗。但如果出于非医疗目的而使用(滥用)此类药物则会导致生理、心理的不良后果。在生理方面,滥用蛋白同化制剂会引起人体内分泌系统紊乱、肝脏功能损伤、心血管系统疾患甚至引起恶性肿瘤和免疫功能障碍等。在心理方面,滥用这类药物会引起抑郁情绪、冲动、攻击性行为等。此外,滥用这类药物会形成强烈的心理依赖。
肽类激素的作用是通过刺激肾上腺皮质生长、红细胞生成等实现促进人体的生长发育,大量摄入会降低自身内分泌水平,损害身体健康,还可能引起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等疾病。同样,滥用肽类激素也会形成较强的心理依赖。
兴奋剂对人体的作用及危害
http://www.sda.gov.cn/WS01/CL0492/30599.html
一:合成类固醇
此类药物作为兴奋剂使用的频率最高,范围最广,例如甲睾酮、苯丙酸诺龙、葵酸诺龙等。该类药物具有雄激素的作用,能使运动员体格强壮、肌肉发达、增强爆发力、促进训练后的恢复,还有助于增加训练强度。因此该类药物常被短跑、游泳、自行车、滑雪等运动员使用。
危害:
合成类固醇类兴奋剂潜在的毒副作用也很大。男性运动员如果长期使用会导致阳痿、睾丸萎缩、精子生成减少甚至无精子,从而影响生育。服用者还会出现性格改变、肾功能异常、乳房增大及早秃。女性运动员长期使用该类药物会引起脱发、性功能异常、月经失调,甚至闭经和不孕。女性运动员还会出现声音变粗、肌肉增生、多毛、长胡须等男性体征,即使停药也不可逆转。不论男女运动员,最严重的危害是可诱发高血压、冠心病、心肌梗死及脑出血,以及肝癌、肾癌等。
二:精神刺激剂
精神刺激类兴奋剂常用的有麻黄素类、可卡因等,此类药物能提高运动员的呼吸功能,改善循环,增加供氧能力,使精神亢奋,增强体力。可卡因会使运动员情绪高涨,能忍受竞技造成的伤痛,提高攻击力。
危害:
精神刺激类药物用量大时会出现呼吸快而浅、血压上升,严重时会因呼吸麻痹而死亡。长期服用会出现头痛、心慌、焦虑、失眠、耳鸣、震颤等不良反应,严重时会因心力衰竭而死亡。
三:β—受体阻滞剂
典型代表药是普萘洛尔。此类药物具有镇静作用,服用后可降低血压、减慢心率、降低心肌耗氧量,提高人体平衡能力和运动耐力,还可消除运动员赛前的紧张心理,实现超水平发挥。射击、体操等项目的运动员使用此类药物较多。
危害:
β—受体阻滞剂的不良反应是头晕、失眠、抑郁、幻觉、心动过缓、血压低,还可诱发支气管哮喘。长期使用后若突然停药,会引起心跳过速、心肌梗死甚至猝死。
四:麻醉镇静剂
可待因、吗啡及其衍生物,以及同类合成制剂均属于麻醉镇痛剂。运动员使用后会产生快感及亢奋,同时伴有超越体能的幻觉,帮助运动员长时间忍受肌肉疼痛。因此,游泳和长跑运动员使用较多。
危害:
麻醉镇静类药物可导致服用者呼吸困难和药物依赖,常用可成瘾,因此引发严重的生理及社会问题。
五:利尿剂
  呋噻米、螺内酯等利尿剂能使运动员在短时间内急速降低体重,在那些按体重分级别进行比赛的项目中(如柔道、摔跤和举重等),运动员常有使用。运动员在比赛前使用利尿剂可快速减轻体重;在兴奋剂检查时使用利尿剂可冲淡尿液,遮蔽尿中的违禁物质。
危害:
服用利尿剂易造成人体严重脱水,严重者可发生肾衰竭。
六:肽类激素
绒毛膜促性腺激素可刺激睾丸中睾丸激素的形成;促肾上腺皮质激素能促进机体产生更多的皮质醇,皮质醇及合成类似物可减轻肌腱和关节的炎症,具有止痛和消炎的作用;人体生长激素可促进肌肉增长,常被举重和田径运动员使用;红细胞生成素具有促进红细胞增生及维持血中红细胞数稳定的作用,常被自行车、赛艇、短跑和长跑运动员使用,目的是增加血液中的红细胞数,提高血液的携氧量。
危害:
青少年使用生长激素可使手、足、脸以及内部器官出现不正常发育。长期使用红细胞生长激素可导致肝功能和心脏功能衰竭,还可引发糖尿病。

 

 

来源: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



Copyright©2001-2017 GDCA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版权所有 2001-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