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院审理破坏公用电信设施刑事案件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中的几个问题

张红霞

  2004年12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广受社会各界关注的《关于审理破坏公用电信设施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4]21号),该解释作为国办75号文《关于进一步加强电信市场监管工作的意见》中所强调的采取法律、经济、技术、行政等手段综合治理电信市场的重要法律措施之一,已经自2005年1月11日起正式施行,为惩治破坏电信设施犯罪,保障公用电信设施的安全运行,维护电信行业管理秩序提供了有力的司法保障,成为各级司法机关处理破坏公用电信设施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重要依据。
  4月12日,信息产业部召开了学习宣传该司法解释的电视电话会议,要求全行业认真学习和贯彻该司法解释。笔者认为,正确理解《司法解释》的内容是贯彻的前提和基础,而清醒地认识到该司法解释的缺憾则有利于开动脑筋,寻求多渠道地解决破坏公用电信设施违法案件的途径和方式。现笔者就学习最高院关于破坏公用电信设施刑事案件的司法解释中所关注到的理解与适用中的几个问题抒寸管之见。
  一、最高院关于破坏公用电信设施刑事案件的司法解释不仅仅是“互联互通”的司法解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公用电信设施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是在电信市场竞争加剧,全国“互联互通”案件频繁发生的大背景下论证并出台,其主要目的也是为了惩治电信运营企业在互联互通中严重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但笔者认为该解释不仅仅是一个互联互通的司法解释,应理解为是针对所有破坏公用电信设施刑事案件的解释。理由如下:第一,既然其名称是关于破坏公用电信设施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那么将该解释理解为是针对所有破坏公用电信设施刑事案件的解释而不仅仅是互联互通的司法解释符合该解释的名称;第二,该司法解释的内容虽然主要是针对电信企业在市场竞争中破坏互联互通的犯罪行为,但实际上涵盖了所有破坏公用电信设施构成犯罪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况,如解释第三条关于盗窃公用电信设施价值数额不大但构成危害公共安全犯罪依照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定罪处罚的规定等;第三,如果将该解释仅仅理解为是互联互通的司法解释,容易使人产生该解释仅仅是适用于电信行业内电信企业工作人员互联互通犯罪行为的误解,从而导致该司法解释在具体适用时缩小了本应适用该解释追究刑事责任的犯罪主体的范围。有人认为解释的第一条和第二条的犯罪主体仅限于电信运营企业工作人员这一特定主体,某种程度上就是这种误解的体现。
  二、该司法解释中第一条和第二条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的犯罪主体不应理解为仅限于电信运营企业的工作人员这一特定主体
  在司法解释的学习和贯彻过程中,有的司法机关认为解释的第一条和第二条是仅针对电信运营企业破坏互联互通的犯罪行为而设,故犯罪主体的范围应仅限于电信运营企业的工作人员这一特定主体,而电信运营企业工作人员以外的其他人员如实施了第一条或第二条规定的采用截断通信线路、损毁通信设备或者删除、修改、增加电信网计算机信息系统中存储、处理或者传输的数据和应用程序等手段故意破坏正在使用的公用电信设施的犯罪行为,则主张依据解释的第三条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定罪处罚。对此笔者持不同意见,理由如下:
  第一,从该司法解释第一条和第二条的表述中推断不出这两条所指故意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犯罪行为的主体仅限于电信运营企业工作人员这一结论;
  第二,事实上采用截断通信线路、损毁通信设备或者删除、修改、增加电信网计算机信息系统中存储、处理或者传输的数据和应用程序等手段故意破坏正在使用的公用电信设施这类犯罪行为的实施主体虽然大部分是电信运营企业的工作人员,但实际操作中实施此类犯罪的主体也有不少是电信运营企业以外的人,如电信工程施工单位、电信设备制造或系统集成单位的人员,以及一些电信设施的管理者如开发商或物业公司的工作人员等;
  第三,如果电信运营企业工作人员以外的其他人员实施了解释第一条或第二条所规定的犯罪行为,却不以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而是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定罪处罚的话,不利于加强对此类犯罪行为的惩治力度。根据《刑法》对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和故意毁坏财物罪定罪处罚的规定,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危害公共安全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造成严重后果的,处7年以上有期徒刑。而故意毁坏财物罪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从以上两种犯罪行为定罪量刑的幅度可以看出,故意毁坏财物罪的量刑明显轻于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如果所实施的犯罪行为相同,仅因为实施主体的不同而区别定罪,对电信运营企业工作人员处以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而对其他人员处以故意毁坏财物罪,这种定罪的区别对待有违《刑法》的基本原则。
  笔者认为,只要是实施了解释第一条或第二条故意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的行为,不管其实施主体是电信运营企业工作人员还是其他单位的人员,均应按该司法解释的规定以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定罪处罚。
  三、司法解释第三条对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的财物损失数额未做界定使该解释在实践中缺乏可操作性
  司法解释第三条规定,故意破坏正在使用的公用电信设施尚未危害公共安全,或者故意毁坏尚未投入使用的公用电信设施,造成财物损失,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第275条的规定,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定罪处罚。但该解释对“造成财物损失”要达到多少数额才构成犯罪未能明确界定,致使该解释第三条的适用在实际操作中仍缺乏可操作性,还有赖于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的有关意见。目前并不是所有省的高级法院都对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的财物损失数额有具体的规定。即便是省高级法院有相关规定,其执行力度也远不能与司法解释直接规定相比。笔者认为未能在解释中明确界定“造成财物损失”达到构成犯罪的数额是该司法解释的一个缺憾。
  四、司法解释对擅自占用或使用他人电信设施等违法行为未能直接明确有关刑事责任,要有效遏制电信设施建设中的违法行为尚须采取其他手段综合治理
  当前电信设施建设中存在着大量擅自占用或使用他人电信设施的违法行为,这种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行为是导致矛盾升级,被侵权方剪断光电缆,甚至删除修改交换机数据等破坏公用电信设施案件的重要原因。因此,要从源头上遏制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犯罪行为的发生,有必要对擅自占用或使用他人电信设施危害到公共安全或造成财物损失构成犯罪的行为追究刑事责任。但遗憾的是,该解释对擅自占用或使用他人电信设施等违法行为未能直接明确有关刑事责任。对此类违法行为的有效遏制还有待于电信监管部门采取经济、行政等手段的综合治理。


Copyright©2001-2017 GDCA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版权所有 2001-2017